對談頗害羞,放開後覆水難收
❤/
MARVEL MOVIE
X-MEN
BBC SHERLOCK
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tina610212002

收起个人介绍
   

※7/16更改成LO上發布

因為看有些回文說點不開,想說以後都直接發在LO上好了,除非有車...


看完這片電影<Me before You>(遇見你之前/我就要你好好的)後不小心掉了AU坑,結果還不小心寫了文....(明明不是文手


Charles/癱瘓的有錢教授

Erik/因工作需要至Charles家擔任看護的單親爸爸

無能力,ooc可能有,兩人性格與原劇男女主角不同,純粹借用角色定位

只是為了腦洞寫文,用詞遣字大概很淺薄,也許後面有車,希望寫的完...(重點


***Me before You chapter 1***



「我很抱歉,Erik,我真的非常抱歉...」


眼前滿臉愁容的中年男子,在一一關閉工廠總電源後,開啟廣播器,用悲情的聲音呼叫所有員工至員工休息室集合。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,面對大工廠不斷的剝削擠壓,今天是最後一天了。Erik在工人間有所聞,也明白。但這個真實感直到老闆一個一個分發薪水後,那握在手中變輕的重量,才讓他切實感受到未來未知的壓力排山倒海而來。


「你為他工作六年,只拿到一個月的薪水?」Peter邊粗魯的把鹹派隨意分盤,邊憤憤不平的替父親抱怨。「那是這個月的薪水,他還好心的給我了。」Erik緩緩的說,他抱起Nina,將盤中食物分割小份,小心翼翼的吹冷並送進女兒口中。「他知道我們的狀況,而且...Peter,這個派有熟嗎?」


「有阿,隔壁街口做的怎麼會沒熟。」


「...我的意思是現在經濟狀況並不適合外食。」


「你賺的不夠我可以用偷的...」Peter頭轉一邊小聲的說。


「Peter!!」


「我開玩笑啦!我會好好讀書,你不在我會照顧Nina。這樣可以吧,失業男子?」大男孩露出他經典的扁嘴笑容,兩旁酒窩更顯淘氣,他知道他父親對這個沒輒,就如同Nina笑彎的雙眼一樣。


Erik Lehnsherr是個在美國到處可見的平凡爸爸,他與兩個兒女,Peter和Nina,以及Nina的母親住在威斯特徹斯特郡郊區。但自從Nina的母親去世後,他一肩扛起全家的經濟命脈,還必須填補母親的空缺。原本在市區公司擔任業務的Erik,賺的錢足夠三人生活,但鮮少時間陪伴在小孩身邊。三個月後,終於演變成再次跟兒子談話是因為Peter學壞偷竊被送至警察局。


經濟與陪伴,Erik選擇了後者。雖然生活不再悠閒,但有了孩子的溫柔支持,再苦也能撐過去。可是就在撐過六年的經濟來源消失後,這個重擔再度回到Erik的肩頭上。


「爸,我想要念大學,」Peter咬著鹹派,嘴巴含糊的說。「我可以邊打工邊準備。」


「要考上就專心去考,你是打算考幾年?」Erik覺得自尊被兒子看扁,有點生氣,「我會立刻找到工作,你別擔心。」


但工作並不是靠男人的自尊就能找到。不是地點太遠必須住在外地,就是學歷不足無法勝任。無聲無息的回音已經讓Erik自暴自棄想去風俗店找個位置做。就在毫無希望之際,一通電話響了。


「你好,請問是Magda小姐嗎?」擁有一點低沉嗓音的女性問。


「....我是她先生」


「喔,您好,我們是職業介紹所。敝公司因客戶需求,來通知Magda小姐有一份職缺,是看護工作。」Erik原先想打斷小姐滔滔不絕的講解,但聽到職缺兩字,決定把後續聽完。「無須看護經驗,上午9點至下午4點,照顧癱瘓病患一名,」對方小姐笑笑的補充「該客戶有點急,希望我把願意面試名單提交出去,請問有興趣嗎?」


Erik顧不得職介所搞的烏龍,速速以已逝妻子的名義報名了這場面試。也多虧了這個意外,Erik接到一份工作,並讓他認識了生命中的另一名貴人--Charles Xavier。



***



按下門鈴,Erik忐忑的在雕花鐵門前左顧右盼,時不時拉拉自己壓皺的西裝外套,左右調整暗紅色的舊領帶,好安撫他冷靜的站在跟自己身分毫不相符的高聳大門前。鏽黑的鐵門上方刻有鑲金的X字樣,大門左側石柱上也嵌著稍些掉漆的招牌,「Charles Xavier教授天才兒童學校」。


「能擔任教授並開設學校的人想必相當老了吧...?」Erik還在猜測這位Xavier先生有多年邁時,大門喀嚓一聲打開了。


「你好!」一名身形高挑,頭頂著褐金色波浪長髮的女性,身穿凹凸有致的湛藍色惹眼套裝,大步大步踩著高跟鞋走過來。


「...你是?想必不是來面試看護的吧?」女性大紅色嘴唇笑笑的綻開。


「很不幸的,我是。」Erik眉頭微皺,聳著肩膀表達他的意外來訪。「Magda是我前妻,她已經去世六年,很顯然職介所忘了刪除她的登記資料。」


女性微微點頭,表情藏不住些許失望,「...喔,我很抱歉,讓你跑一趟來告知。」


「不,不會的!」Erik有點心急口快,他急切想表示他前來的目的。「事實上,如果你們不介意男性看護,我可以面試看看嗎?」



Erik同藍衣女性一起進入了這個宛如古堡的住所。學校內部是由紅褐色的木材搭建,走廊兩側隨處可見堆放磚頭書的書櫃,偶爾還會瞄見一顆橄欖球偷偷卡在書與書之間。陽光灑在走廊盡頭,整個空間瀰漫一股陳舊的圖書館味道。


「請坐,Lehnsherr先生」女性微笑的指示一張深咖啡高級沙發,不等Erik坐定,她就立刻開啟面試模式,「我是Reven,非常高興你願意來接受這場面試,既然你有興趣做這份工作,我還是要問一些問題...」Reven饒富趣味的看著Erik的履歷表,上面工作經歷少的可憐。


「嗯…你沒有做過看護嗎?相關職業都沒有?」


「我有帶過孩子,」Erik不假思索的蹦出他認為相關的單字,「我會換尿布,清洗身體,餵食,說一些床前故事,呃…以防你父親會老年癡呆...?」


Reven笑了幾聲「喔——你以為你要看顧90歲老人嗎?」


Erik愣了一下。


「Charles是我哥哥。」


「...我很抱歉...」Erik眉頭皺了皺,覺得自己似乎搞雜了。


「而且他年紀比你小呢!」Reven翹起二郎腿仔細端詳履歷表,「也許你們能成為好朋友。」


或許是這句話讓Erik再度燃起希望,他坐正姿勢,挺身腰板。「那當然!」Erik無論如何都需要這份工作,即使必須要跟陌生癱瘓男子成為好朋友——以這種他最不擅長的交友能力。


但見此動作的Reven態度卻急轉,冷冷的潑了他一桶冷水。


「那麼,你有能力,可以改變一個癱瘓想死的念頭嗎?」


社交廳的空氣瞬間凝結了。


Erik腦袋像被鐵條打到般,「沒問題」的話卡在喉嚨說不出來。想死這個念頭從沒出現在他的人生中,他只想好好工作,好好陪伴在家人身邊。這種拋棄家人讓他們獨自承受孤苦的行為是他無法想像的。


就在沉默氣氛快要中斷這場面試時,Reven焦躁的擺擺手「我很抱歉,忘記我剛剛的話吧。」她起身,手插著腰大大的嘆了口氣,彷彿沒外人在旁邊似的。


「如果你有意接下這份工作,我帶你去看看Charles。」



***



Erik跟Charles的第一次見面很糟糕。


在Erik同意接受這份工作後,Reven領著他離開交誼廳,走上大廳兩旁的木質樓梯。「Charles的房間在三樓,一二樓平常都是當教室用,今天非上課時間,平常都是很熱鬧的...」Reven像要化解剛剛造成的尷尬,不停解說學校歷史跟運作模式。「這裡沒有電梯,如果Charles有需要下來,你們可能要幫他。」


「你們?」


「是的,我們有請另一名專業復健師隨時觀察Charles的身體機能,他叫Hank,他會教你如何處理病患狀況。」


到達三樓,他們通過昏暗的走廊,這裡彷彿已經有好些日子沒人居住,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往通道底端,那個唯一有陽光灑進來的地方。


「Charles為什麼不住一樓呢?以他的身體狀況不是很不方便?」隨著Erik結束發問,Reven停在一間毛玻璃的房門前。


「也許,因為他並不想被人用憐憫的眼神看著吧。」


Erik還沒完全理解意思前,Reven就對著玻璃內大喊「Charles,我們進去了。」


隨著玻璃門向兩方拉開,眼前一名站著的眼鏡男子,以及坐在輪椅上背對門口的人。眼鏡男子先是對Reven點點頭,再轉向Erik看了幾眼。


「讓我猜猜,這次是咖啡色頭髮?」輪椅上傳來聲音,椅子隨著他一字一句慢悠悠的轉過來,Erik終於見到Xavier先生的廬山真面目。


Charles Xavier有著如湖水般淺藍的深邃眼睛,深褐色捲髮把他嫩白的臉龐更加凸顯出來,只可惜好看的臉有三分之一被鬍渣遮住了。他穿著淺紫色的上衣搭配深灰藍套裝,用彷彿自命不凡的眼神上下打量著Erik。


「嗯~我猜你叫Moira,或是Mary?Maria?」


「Charles!」Reven無奈的看著他。


「哼哼,你何時認為換成男性看護能讓我人生變的更好了,Reven?」Charles即使身體毫無動作,但嘴巴的不饒人倒是了得。「也許你可以省點人事費去添購更多嚇死人的藍色套裝。」


「噢…真是夠了!」女性被損的渾身顫抖,但還是禮貌性的轉向Erik說「Erik,這位就是Charles,如你所見,他的狀況就是這樣子。」


「親愛的妹妹,我的狀況我很清楚,至少我的腦子沒跟骨髓一起燒壞。」Charles沒好氣的邊說邊用手指控制輪椅,將自己轉到Erik面前。「看你的穿著,你是真的很需要錢吧?」


Erik無法從他眼神判斷他究竟是出於關心還是諷刺說這句話。


「...但我敢說你去風俗店賣賣肌肉也比照顧我還輕鬆。」


Erik從沒被人氣到想拿鋼筋穿過他人腦袋,好在眼鏡男孩Hank趕緊拉住他以免意外發生。



真是太糟糕了,偏偏這只是個開始。



***TBC***


沒想到光見面就鋪陳這麼久,很懷疑我是否真能完成。

總之,這篇文只是自己的腦洞補完,順便排解畫萬銀父子本的壓抑情緒。

連個寫手也不是的我能寫出這點東西我也很感動了wwwww

至於下一篇何時出來,可能要看我怎麼分配畫圖跟寫文時間...

(稿子一直放置play的悲慘狀況


謝謝觀看(逃~~

评论(19)
热度(366)
©卓芭子-本想吃花生,反被花生吃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