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談頗害羞,放開後覆水難收
❤/
MARVEL MOVIE
X-MEN
BBC SHERLOCK
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tina610212002

收起个人介绍
   

EC<Me before You>chapter 2

EC<Me before You>chapter 2


原本想要每章都配圖的,可是新刊進度實在堪憂wwwwww

結果邊畫新刊邊寫文的後果就是兩邊都delay.......

希望之後可以再快一點更文啊~~!!!



***



電影Me before You AU文

Charles/癱瘓的有錢教授

Erik/因工作需要至Charles家擔任看護的單親爸爸

無能力,ooc可能有,兩人性格與原劇男女主角不同,純粹借用角色定位


第一章請點以下網址↓↓↓↓

http://tina610212002.lofter.com/post/1e24a306_ba57abe



***



Erik接下這份工作後,每天度日如年。


早晨7點50分,他會起床梳洗一番,跟Peter一起做早餐,再把睡的香甜的Nina哄起床。三人用餐完畢後,Erik開著二手的小卡車依序送兒女們上學,再順著上次來訪的路線到達他的新工作場地。


今天的天才學院跟上次來訪不同,裡裡外外多了不少學生,大家都對生面孔Erik感到好奇,唧唧喳喳的討論這名男子是否是他們的新老師,甚至有幾名女孩子大膽的向前跟他要了簽名。他們的熱情讓Erik有點不知所措,但往好的方向想,這裡的人不全都像樓上那位男子如此憤世嫉俗。就在Erik打開三樓的玻璃門時這麼想著。


Charles正沉浸在震耳欲聾的重金屬音樂中。整間房隨著隆隆作響的音樂不斷震動,連櫥櫃上的相框都要震出裂痕。只有輪椅上的男人毫不在意的閉上眼,彷彿他正在享受古典音樂。


「早安...早安!!...早安!!!」Erik越喊越大聲,他試著跟Charles打招呼,但音樂把他的聲音完全掩蓋,隆隆震動也讓心臟極不舒服,五臟六腑像被洗衣機絞的天翻地覆。受不了的Erik快步走至音響旁結束這場災難。


「你是連耳朵都想癱瘓嗎!?」Erik氣呼呼的說。


「是又如何?反正我健全的器官也不缺這一個。」Charles連一眼都沒看他。


「你可以去——」


「喔,你是想說我這個癱瘓應該去外面曬曬太陽,吹吹涼風,享受大自然嗎?」Charles大大翻了個白眼。「是啊!或許我該試試在太陽下待久一點是否能得個皮膚癌。」


語閉,兩人又陷入無盡的沉默當中。


這就是他們第一天僅有的互動。




***



「喔天…」Erik在三樓廚房靠窗的桌子旁,邊饒著頭髮邊接過Hank遞來的熱咖啡,「他一直這麼難搞嗎?」


眼鏡青年聳聳肩的說:「一開始沒有,但身體一直不見好轉,Charles也越來越暴怒。」


「我以為看護只要照顧他的身體就好了。」


「是啊,只是你不能期待一個癱瘓六年的人每天給你個好臉色看。」他笑笑的說。「除非他連顏面神經也癱瘓了。」


Erik看著他,用有點尷尬的表情回應這個笑話。


「抱歉,我也知道不好笑。」Hank不好意思的騷騷頭,還不時提一下眼鏡。「不過Charles不介意拿他的身體開玩笑,這或許是他生活中唯一的樂趣了。」


那天下午Hank就花時間示範Erik未來該做的工作。包含餵食、清理、活動Charles的身體好幫助血液循環,以及面對突發狀況時該如何處理。做為範本的Charles從頭到尾都沒有吭聲,彷彿他只是個沒生命的玩偶任人擺佈。Hank是個細心的人,甚至做了幾本大資料夾把所有細節都紀錄上去,即使Erik根本不會去看。


「總之,我平時還會去其他患者那裡復健,所以不在期間還麻煩你小心照顧了。」他露出了我也沒辦法,你好自為之的笑容。「祝你們相處愉快。」


接下來的日子,Erik覺得用度日如年還不足以形容,每天倒像過了一世紀這麼久。


不是打招呼被無視,就是餵食時Charles會把含在嘴中的食物吐個滿地抱怨難吃,要不就用他唯一的行動工具——輪椅把Erik剛插好的花撞倒在地,順道碾壓個一兩回,而照他的說法是他的輪椅壞了。


就這樣,每天每天的心理折磨,也讓Erik走到了發飆的臨界點。



***



星期六早上8點45分,正在想著今天餵食再不順利,就要拿鉗子敲開對方的嘴強迫灌食的Erik,在前往三樓前被Reven叫住了。


「如果是我,現在不會上去打擾。」Reven用手指比了個動作,「他的女朋友…應該說朋友,來拜訪。」


「需要我去泡個咖啡或茶嗎?」


「謝謝你的好意,我想他們會自己處理——喔不用擔心,我不會因為現在無法工作扣工資的。你可以先在校園溜達一下。」金髮美女向他眨了眨眼,也讓Erik原先的怒氣煙消雲散。


百般無聊的Erik只好在學校庭園到處走走,此時正是上課時間,只有少數小孩子在戶外參與課程。Erik走著走著,他站在一棵掛有鞦韆的大樹旁,眼前一片映照著天空的平靜湖水,整個園區充滿蟲鳴鳥叫及遠處孩子們的歡笑聲,徐徐的微風在廣大湖面刮起一陣漣漪,陽光也透過林葉間溫柔的撫在他臉上,讓他難得享受了安靜的悠閒時光。Erik發現,自從來到這所學校後不斷為工作忙碌著,卻從沒好好欣賞它的美麗景致。


「能在這裡上學一定很棒吧?Peter跟Nina肯定會愛死了。」


但想歸想,私人學院並不便宜,更何況校長是一名控制輪椅去攻擊人的討厭鬼,這個美妙幻想立刻消失在Erik的腦袋中。


隨著下課鈴聲響起,Erik拖著惋惜的心情回到古堡。在到達三樓走廊時,他瞥見Charles的玻璃房門並未關上,從裡面傳來有男有女的交談聲,Erik原先以為是Charles跟女友情人間的對話,但仔細一聽發現並非如此,那個房間有三個人在爭執。


「Charles,你就不能祝福我們嗎?」女性無奈的看著他。


「別白費口舌了Moira,在我們眼前的根本不是Charles,」另一名男性在門邊作勢要離開,但又想在離開前一吐苦水。「我們都很關心你,每個人都是。但看看你,你拒絕我們,用一副憤世嫉俗的態度面對大家,搞的好像全世界都虧欠你一樣!」


女性試圖要阻止男性用激烈語氣責罵Charles,數次拉著男性的衣角要他冷靜。「…聽著,你還有這所學校,還有財產,你有很多大家沒有的,別因為這個身體就變的如此刻薄。」


Erik在走廊底端遠遠看著Charles,他安靜的坐在輪椅上不發一語,雖然他的身體本身無法動作,但臉部表情僵白的像軀幹抽掉了靈魂,久久沒有回應。終於他緩慢的抬起被長髮覆蓋的蒼白臉孔,望著前方蹲下來的女性。


「Charles,拜託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們的朋友。我希望婚禮那天你能來。」女性撫著Charles的雙手,誠懇的看著他。


「…我會好好考慮。」像是從肺部努力擠出一字一句,Charles說完後頭向輪椅一方靠著,眼睛無神的望向遠方。兩位訪客在無奈情況下沉默的離開,留下古堡主人獨自在安靜的房間內沉思著。


Erik在遠處走廊上,他知道這種情況下不適合進去打擾,正試圖要惦起腳尖繞過門口走到廚房時,他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。一陣陣,細小的哭聲,從輪椅上斷斷續續的傳來。



Charles哭了。


這是Erik預料外的突發狀況。



輪椅雖然背對門口,但一段段喘氣聲跟吸鼻涕聲音無法掩蓋他哭泣的事實,即使Charles試圖控制自己降低音量。Erik見狀,心頭一緊,立刻大步拐向房間,拿出身上僅有的舊手帕,彎下身來溫柔的替他擦去淚水。可是身下人實在不怎麼領情。


Charles頭往左往右的別開手帕,不想要接受Erik的好意。「煩死了,我不要!」


Erik也不甘示弱的左手用力掰正臉頰,手指時不時沾上眼角擠出的淚滴,原先擦眼淚鼻涕的力道變的更加粗魯。


「我說了…去你媽的我不要…!」Charles情急之下爆了粗口,讓Erik稍微停頓了一下。


「怎麼?你要開除我嗎?」


「我今天就可以叫你走人。」Charles邊喘氣邊憤怒的望著他說。


「請我的不是你,是你妹妹,」上面的人無情的回答他,繼續擦著面頰上的淚痕。「我明天還會來,後天還會來,以後每天都會來。」Charles聽聞,惡狠狠的瞪著Erik,可是不安分的頭倒是乖乖的讓他處理了。這讓Erik沒來由的感到一絲滿足感。



「你不管流幾次眼淚,我都會替你擦去,Charles。」



***



經歷過這個「意外」,Erik看到了他從沒看過的Charles,Charles溫順的樣子也讓Erik充滿信心。他興奮的將「惡貓馴服記」在晚餐時間分享給Peter和Nina,又在睡前將故事改成一首歌哄Nina睡覺。看見女兒用英雄救美的眼神看著他,男人的自信瞬間水漲船高。


可是隨著週末結束,Erik的美夢也在星期一開工時被打破。



Charles沒有變。



Charles不但沒有變,他還是食物照吐、花瓶照撞、嘴巴更變本加厲,時不時把「讓我死死吧!」的悲觀字眼掛在嘴邊、一句對話就有三個骯髒詞彙,連平時乖乖牌的Hank也成為攻擊目標。


「很好,今天不能吃安眠藥,」Hank瞄向Erik「上禮拜六發生什麼事嗎?他從沒這麼暴躁過!」


最慘的不只如此。Erik在中午餵食完,正埋首於處理廚房一片殘骸(很顯然,Charles造成的),Charles趁玻璃門大大敞開之紀,開著輪椅快速衝到走廊,當Erik發現他離樓梯不到幾公分時,悲劇就發生了。


Charles帶著輪椅連翻帶滾的衝下樓,劇烈聲響迴盪整間學校,輪椅的重量把樓梯木板撞擊出幾個凹洞,有數層階梯甚至破了個粉碎。這場騷動引來不少學生圍觀,包含Charles的妹妹Reven。


當她繞過人群,一眼看見輪椅倒栽在地板的破洞上,慌張的試圖搬起沉重的電動輪椅,拼命喊著Charles,眼淚像珍珠般不斷從眼角傾瀉。


 就在大家屏氣祈禱著人別受傷時,一句虛弱的聲音從上方樓梯傳來。「...他沒事。」


Reven回頭張望,她用不可置信又欣喜的表情看著Erik。此時Erik正抱著Charles,以不太舒服的姿勢,兩個人一上一下躺倒在樓梯間。他的手指關節與頭部有些擦傷,但即使如此,抱著的男人還是一刻不敢放開似的,深怕懷中的Charles再次受傷。


「噢天哪,感謝上帝你們沒事吧?」Reven如釋負重的越過破損階梯走上來。她試著拉起攤在Erik身上的哥哥,好讓下面的男子可以站立的穩。在Erik重新踏穩階梯後,他順手將Charles再次抱起,以公主抱的姿勢。


「發生什麼事?怎麼會這麼嚴重?」Reven憂心的問。


「這傢伙根本想自殺。」Erik心想。就在他準備脫口而出Charles的自殺計畫時,他望見懷中男子,以一種不甘心甚至虛無的眼神看著前方,眼裡彷彿任何希望都破碎了。



那一瞬間,Erik突然感到很心痛。



「…我想是輪椅壞了。」


Charles抬頭驚訝的看著他。


「輪椅壞了?但這才買不久啊?」Reven不明所以的問。


「我也不清楚,也許它真的出了點問題。之前輪椅才把我插的花撞倒好幾次,是吧?」Erik望向他懷裡的男人。


Charles不發一語,只悶悶的點了點頭。見自家麻煩哥哥在這個男人懷中乖巧模樣,Reven也沒再繼續追問,只好打發周遭鬧哄哄的小朋友回去上課。Erik也走上臺階,將Charles帶回寢室好好安頓。


回去後Erik以為Charles會跟他來個唇槍舌戰,抱怨他破壞了自殺計畫還自以為的掩蓋事實,但這些並沒有發生。Charles乖乖的順著他的意思上床休息,也很快的閉上雙眼進入夢鄉,沉靜的彷彿沒有剛剛那場災難。


Erik坐在床邊看著他,默默用指節還疼痛的手溫柔握起Charles。眼前這個男人是這麼的令人心疼。他需要被愛,也需要知道自己是能愛人的。



他想要改變Charles,Erik這麼想著。



***TBC***




评论(5)
热度(43)
©卓芭子-本想吃花生,反被花生吃 | Powered by LOFTER